南方有墓碑

文【凌风】

灰蒙蒙的天空到处弥漫着白色透凉的水雾,持续下了三天三,好像仍然没有停下放晴的迹象,远处模糊不清的山峦上,郁郁葱葱的树林突然让人的心情变得沉重悲痛起来……

清明节的前一天,陆寒早早的起了床,驾车朝着城南的公墓一直前行。他把车停在了山下的停车场,然后从后备箱中拿出提前买好的一束鲜花和一篮水果,沿着上山的石梯缓缓的前进。

细小的雨滴飘飘散散的落在他的肩上,头发上。他怀着愧疚沉痛的心情缓缓地行走了一会儿,突然整个人动也不动,双眼却很自然的朝着自己的右下方看了过去,那个刻有照片和文字的青石板安静地竖立在那里,是的,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碑,整个墓碑被稀稀落落的杂草环绕着,一两根色彩鲜艳的野花陪衬在左右。

陆寒移了移脚步,放下花和篮子,“啪”的一声跪在了那个刻有“花儿少年丁雨之墓”的碑前,然后便弓下身子失声痛哭起来。碑上照片里的少年笑的很阳光,只是照片不再是彩色。

“四年了,我对不起你”陆寒涕泪交横的说,“看,我把你最喜欢的那个蝴蝶发卡带来了”

他边说边从西装的内口袋掏出了自个印有“蝴蝶”的黑色发卡,缓缓地放在了石碑延伸出来的青石板上。紧接着用手摸了摸丁雨的照片,便又陷入到深深地悲伤中去了。

四年前,陆寒和丁雨上高一,同在一个文科班。那时学校的天空很蓝,他们的心情也非常舒畅,在学习和嬉闹间度过每一天。由于下学期才分的班,班上同学之间并不是很熟悉,所以同学们都在不断的认识和磨合中。

班上有个姑娘不知道为什么比其他人都来的要晚,等到分班过后的第三天才出现在教室门口

一声清脆有力的“报告”把几个昏昏欲睡的学生从的边缘又拉回了课堂,这其中就包括丁雨。丁雨一下子回过神来,眼睛本能的朝着教室门口望去,那是一个扎了马尾辫的女生,白净的脸蛋,弯弯的眉毛下面藏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

丁雨并没有因为这个声音吵醒了自己而显得不耐烦,反而给人一副很舒服的表情,并且流露出一种好奇的眼神。他在同学的眼中是个“坏”学生,但他的“坏”不是这个字完全定义的那样。他只是搞恶作剧,不喜欢学习,喜欢在老师的不经意间拿出mp4看着电影听着歌。

“进来,这个女同学叫易芳,来的晚一些”一头白发的班主任说,“你就先坐在窗户边的那个空位置吧”

易芳点头之后就拎着书包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和陆寒成了同桌。

陆寒是个慢热的人,同样是个内向人,他一直想改变自己内向的性格,所以骨子里也有一些想打破常规的血液流淌着。他对眼前的这个女孩是陌生的,所以也就没有在意,仍然趴在桌子上写着笔记。

几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陆寒和易芳渐渐的熟悉了起来,课间他们总是有说有笑,陆寒仿佛一改过去沉闷的性格,开始健谈了起来。他慢慢的开始注意身边这个女孩,她总给人落落大方和活泼可爱的感觉,就拿那一次来说,他不小心把吃完的口香糖吐在了她的凳子上,还没来得及去捡,她不知情的立马坐了上去,结果粘在衣服上面,他满脸通红,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低着头,等待着她发落。她却爽朗的笑着说:“我不管,到时洗不掉了你给我洗”。他听了后坐在那里傻笑半天。

丁雨在这期间那是出进了“风头”,他让班上所有的同学大吃了一惊。课堂上他总是积极的举手回答问题,不管数学,语文,地理……,可惜他基本上是答非所问,不仅没有如愿的出风头,还让同学们哄堂大笑一番,不过他并不在意别人的嘲笑,每次答完问题后,他总是有意无意的朝着易芳那里瞄上一眼,好像想得到她的认可一样,只是她没有和他有过一次正式的对视。

老师们每次都很无奈的看着这位“抢答选手”滔滔不绝的谈论着和提问没有半点关系的答案,心里想着:这学生,真是让人颜面丢尽啊。但每次却强颜欢笑的对学生们说:“丁雨同学值得你们学习,回答问题很积极,如果能再多思考一丁点就好了”,结果学生们又是一次哄堂大笑。

高一期末考试终于降落在这群活泼可爱的孩子身上。他们中有人欢喜有人忧,学习好的当然满面春风的穿梭在人群中间,他们摩拳擦掌,早已为上学校的大红榜做好了准备,学习差的呢,又分为两种:一种是满不在意,不管考的好与不好都不会影响自己的心情,另一种是来自家庭和自身所施加的压力而闷闷不乐的埋头复习着。

考试的前一天, 他们教室要当做考场重新布置一番,陆寒和丁雨被劳动委员分配到摆置桌椅这一组内。任务分配后,丁雨立马跑到了易芳所在的这列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他积极的拉移桌椅,很快的就来到了易芳的座位,到了她桌子前,他明显的放慢了速度,磨磨蹭蹭的移着桌子,突然一个小东西掉在了地上,丁雨眼尖的看到了,急忙弯下腰,捡了起来,犹豫了一下就放在了裤子的口袋里

为期两天的考试很快就结束了。丁雨一个人在寝室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不知何时,陆寒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把你捡的东西拿出来,那是易芳的”陆寒严肃有力的说

“什么东西?我可不知道,再说,凭什么给你?”丁雨满脸不爽的说

“凭我是她同桌,凭你捡的东西被我看见了,你给我,我不会和任何人说”

“呵呵,平时话都憋不出来的傻大个,今天居然这么有勇气,哪里来的勇气啊”

“丁雨,你别不识好歹,有种我们比划比划,你以为你很厉害?”他生气的说

“行啊,比什么,任你挑”他不屑的说

“好啊,自行车你敢吗?,从东风路富城大厦骑到长征路十字路口,谁先到谁赢,如果我赢了你把捡的东西给我,你赢了我就不要了,并且和谁也不说”

“好,小爷答应了”

“三天后,上午八点大厦门口见”

陆寒气冲冲的走出了寝室

三天后,他们如约而至,两人都骑了一辆山地车。陆寒一直喜欢骑车,所以他有自己的自行车。丁雨这辆车是向他表哥借的。

到达起点后,随着陆寒的口号响起,两辆车迅速的奔驰在马路的边缘,一路上两人你来我往,交替骑在前面,陆寒还是有底子,在最后几百米一路领先,丁雨还是不甘落后,奋力追赶。结果陆寒仍然率先在终点的十字路口停了下来,回过头来,丁雨也接着冲了过来,陆寒冲着他说:“快刹车,前面是红灯。”丁雨也意识到了赶紧捏手刹,但速度的确太快,根本刹不住,只听见“咚”的一声响,他被甩在了十几米之外,不省人事。

那辆撞他的皮卡车司机吓得傻了眼,慌忙之中拿起手机打了120。陆寒连忙扔下车子朝着丁雨身边跑去,泪水已经淌满了整个脸庞,周围立刻拥满了人群。他在丁雨的身边看到了那枚蝴蝶发卡,慌忙中捡了起来。“各位好心人,快打120,谢谢,谢谢”他语速很快的说道

“已经打了”人群中传开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五分钟后,丁雨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

经过抢救,他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丁雨的父母在医院哭的不省人事,陆寒自责的一天没有吃饭,不断的用头撞击着医院墙面,父母在旁边抱着他劝说着不让他做傻事,,好在丁雨的父母并没有过多的指责他,他们知道,主要责任并不在这个年少的孩子。

后来陆寒没有上学了,他开始在社会中打拼,经过三年的努力,他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私人超市,生意一直不错。他经过好久的心里斗争才走出那段灰色的阴影。那枚蝴蝶发卡却一直保存在身边,不管走到哪里,他都不会忘记因为它而发生的那段故事。他那想打破常规的血液也永远的封冻了,他知道,任何疯狂任性的背后会付出沉痛的代价

陆寒心想,易芳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她的一枚蝴蝶发卡竟会引发这么一段让人悲痛的故事,可能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有时,陆寒也会想,丁雨对易芳的那种感情是喜欢吗?他会在不经意的瞬间胡思乱想

直到四年后的那天,陆寒加了高一一个同学的qq,又通过他,加了易芳的qq。打开易芳的qq空间闲逛,在日志的最底部发现了一篇让他第一眼就想阅读的文章

题目:致远在天边的你

内容:在听到你离开我们的那一瞬间我特别难受,上学那会,我们交流的很少,但我们是班上最先认识的两个同学。还记得分班前吗?我们不在同一个班,那次中午吃饭,本来该我打饭了,突然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的男同学插在我的前面,没有人出来指责,而你却从后面的队伍里跑了出来,上去一把把那个男同学拽了出来,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一句话没敢说就灰溜溜的走掉了。那一刻,我是很佩服你的,你冲我笑了笑,然后就走了,我连说一声谢谢的机会都没有。谢谢你,丁雨!我会记住你的。

陆寒在看到这篇日志后沉默了许久,眼泪不知何时湿润了双眼。他在下面评论了一句:他希望你一直微笑着。然后他又把那枚蝴蝶发卡拿出来,在上面写道:丁雨,易芳。他想让丁雨离他喜欢的女生近一点,哪怕两人的名字挨在一起也好。

清明节的前一天,他带着丁雨心爱的东西来到了城南的这块墓地。这是他第一次来,但他一眼就找到了他的墓地。

雨依然纷纷扰扰的下着,陆寒在墓碑前哭了许久,直到浑身被雨水淋透

后来,陆寒在他那个笔记本上写到:青春是明媚和忧伤的矛盾体,任何疯狂和任性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愿那些逝去的人儿能在青春的光芒里永生!

QQ2251447785

评论

  • 1448335016: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5-11-24 11:32

@ 2015 最全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最全 作文 范文 文档

2017-02-20 00:54:01 3 queries. 0.043 seconds. 242.04 KB / 242.09 KB memory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