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妮

三 妮

(新疆第七师王慧萍)三妮清秀,人也长得很精致,说她精致是因为她个子不高,身材娇小,皮肤白皙,五官端正,眉眼细长,瓜子脸,长长的头发被她今天挽起来,明天披散着,还挺有时尚的范儿,三妮穿衣也随性自由搭配,可能是有些人天生会搭配色彩吧,她得穿着也很有超前时尚的味道,总之,三妮在我们的眼里很特别,很时尚、用小侄女的话说,三妮阿姨很潮,用妈妈的话说:三妮牙尖嘴利心肠好,用三弟磊子的话说,三妮嘴硬心软,热心肠。

三妮从小生长在伊宁市,三妮19岁那年秋天,团场连队棉花已经开始吐絮,陆续有不少拾花工已经开始下地拾花,三妮跟着妈妈、姐姐、妹妹从伊宁坐车十一二个小时到团场连队拾棉花,到连队因为是晚上,下了车的三妮着急找厕所小便,摸黑看到一个矮矮的土墙就摸了过去,结果一个骨碌子摔得浑身是土,深一脚矮一脚地走出来,心里就很难受,睡一觉起来,出来一看四处光秃秃的土墙、土路,再一看昨晚以为是厕所的地方原来是主人家的猪圈,心里的难受劲别提了,看着这家的男主人灰头土脸的也不像个好人,就一个劲儿地想哭。三妮执意要走,被妈妈和姐姐劝住,咱们出来是求财的,是靠自己挣钱的,呕啥气啊,咱拾咱的棉花,棉花拾完咱们就走了,谁还在这鬼旮旯地方长呆啊。就这样,三妮留在了连队,每天天不亮起床,和妈妈、姐姐、妹妹一起下地拾棉花,渐渐地和当地的连队里的职工家属啊混熟了,大家在一起拾棉有说有笑地还挺开心,三妮的心情也渐渐明朗起来,原本就笑爱热闹的她也爱说笑话,快乐响亮的笑声吸引的相邻地块的拾花工们不断地直起腰扭脸朝这边眺望。

三妮手脚利落,每天也可以拾一百多公斤,比潘淑的三儿子磊子小八、九岁,说起他俩的姻缘很有意思,潘淑家的老三磊子是连队农机作业的一把好手,也是连队农机队伍里的骨干,哪块地需要平地,哪块地需要用分流式整地机,平日里只知道埋头干活,话语也不多,很受连长和机务副连长的赏识。那时候团场连队的姑娘喜欢找个好人家,嫁到城里,最低也要找一个在连队党领导业务勤杂人员啥的,像磊子这样老实不爱说话,平日里看到姑娘就脸红的小伙子,真的是不好找对象。

就是这样一个小伙子,第一次出现在三妮的面前,和三妮相识,还是在棉花地里,连队里的一个和磊子相熟关系很好的人天天和三妮一家人在一起拾棉花,或许是感觉三妮人好,就凑到三妮妈妈的面前说要给三妮说个对象,三妮妈妈和三妮都以为是说着玩的,也没有介意,更没有上心,随口就答应了,没曾想,人家果然就叫来了磊子,站在棉花地边的磊子让三妮看起来感觉像个大叔,心里说:这里的土坷垃子都灰突突的,咋介绍个男朋友也灰突突的哦,三妮和磊子没有说几句话,磊子只管埋头拾了棉花就递给了三妮。这人还挺老实的,三妮这样想着。

第二天,上午,三妮和家里人仍然和往常一样在地里拾棉花,只听到同伴们说,快看快看,那个人是谁?闻声直起身抬起头,大家都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白衬衣的小伙子正朝着三妮走来,妈呀,这不是昨天介绍的那个灰突突的磊子嘛!三妮张着嘴,看着走到自己面前,不说话闷头拾棉花的磊子,看看一旁捂着嘴笑个不停的同伴,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别说,磊子穿上西装,还是很精神的哦。一起拾棉花的同伴悄声对三妮说“:他家在连里有果园,里面种了很多苹果,你让他明天带点苹果来吃。”于是三妮就给磊子说“:你明天来带几个苹果来吧。”三妮想明天他来带几个苹果给妈妈、姐姐、妹妹一人一个,让他们也尝尝。结果让三妮死活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一大早,磊子来的时候,就带了一个红红的苹果,而且还是悄悄地塞到三妮手中,三妮心里当时就忍不住想笑:瞧这人,真憨实!等磊子走了以后,三妮说他就带了一个苹果的时候,大家都笑得前仰后合。三妮自己也笑得直揉肚子。

三妮在团场连队度过了她自己以为最快乐开心的一个秋天,在这里结识了磊子,结识了连队的很多人,让三妮没有觉得孤单,磊子内心世界丰富,说话总是逗得三妮想笑,而且磊子会体贴会心疼人,这让三妮心里很舒服,反而觉得这里的人很善良很实在。有了这种想法,棉花地旁由绿变黄的梧桐叶在蔚蓝蔚蓝的天空下也是那样的耀眼夺目,空气里弥漫着的是庄稼成熟的混合味道,苹果香熟醇美的味道、玉米成熟的味道、棉花温暖的味道,连队人家生火做饭柴草的味道,都让三妮觉得这一切好像就是幸福的味道。所以,这时候的三妮,沉浸在快乐和温暖里,在棉田里劳作一天的困劳对她来讲也变得灵动轻巧起来。刚来时候自己还哭鼻子,看不惯这里的一草一木,看不惯这里灰突突的土房子、土路,不想在这里拾棉花呢。

两个月的拾花劳动随着天气逐渐变冷,随着地里棉花被清拾干净而宣告结束,三妮也要和妈妈一起回伊宁了,磊子带着三妮回到家里,第一次到磊子家,磊子的妈妈爸对三妮很热情,临走时还把刚蒸熟的红薯包好,要磊子和三妮带给三妮的妈妈,红薯带给三妮的妈妈,这个快人快语的妈妈打开袋子,一看是红薯,大声嚷嚷说“:我以为啥啊,我这辈子最不喜欢吃的就是红薯,小时候都吃够了,咋还是红薯啊!”惹得围坐在一起的几个人哄堂大笑,磊子也憨憨地挠挠头,笑起来,三妮自己也笑得在铺上滚来滚去。回家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磊子的爸爸妈妈惦记着想请三妮的妈妈吃顿饭,磊子来到三妮和妈妈的住处,低着头,相互搓着手说:“阿姨,我爸爸妈妈祥和你侃侃(这里的侃侃就是说说聊聊的意思)。”可是三妮的妈妈没有听明白,问磊子:“砍啥?砍树还是砍排骨?用刀还是用斧头?”磊子解释:“是爸爸妈妈要和阿姨谈谈,谈谈我和三妮的事情。”这样,三妮的妈妈才明白过来,这时候,三妮和姐姐、妹妹已经笑得抱成了一团,磊子站在那里也憨实实地笑,笑声冲破窗户惊起了蜷缩在主人菜园栅栏上的几只麻雀,叽叽喳喳惊飞的很远很高。

三妮嫁给了磊子,刚来连队生活的那些日子里,她觉得这里的人生活的很辛苦,很累,很可怜,但是磊子对她体贴入微,心疼她,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三妮喜欢去团部逛街、喜欢看团部街上穿着漂亮衣服的女人、喜欢说笑,笑起来无所顾忌,笑得很大声,三妮也爱生气,遇上生气的事情发火时候会摔东西,但是一觉醒来,烦心的事情也就烟消云散。三妮心肠好,很乐于助人,农忙时有人找她帮着干活,她都满口应承,帮着复查苗,滴水,装管子。那一年,四川汶川地震,连队组织捐款,三妮在家看电视,看到到灾区受灾情况,也是泪流满面,听到连部办公室广播里组织捐款,拿起钱就去捐了。

三妮爱热闹,连队组织歌咏比赛、元宵节组织秧歌比赛,也会看到她娇小灵活的身影,她也利用农闲时候出去打工,挣钱给自己买好看的衣服、鞋子,给磊子买衣服,磊子心疼她,说如果累了,就不要去干了,家里有我,不需要你去打工,但是三妮自己愿意,后来和磊子一起承包了土地,种植过玉米、葵花、甜菜,她和磊子用自己勤劳的双手致富,在团部买了三室一厅的楼房,三妮很顺,自己打工挣来的钱会给公公婆婆买衣服买鞋子,跟他们说话,逗他们开心。三妮对孩子很严格,她教育女儿要诚实、不要自私、要有爱心、要学会关心照顾家人,要有礼貌。三妮在家里做饭、做家务、照料家人,照料女儿、家里的日子过得很舒心很惬意,笑声一直不断。

这一年,磊子长期超负荷劳累,住院做了心脏搭手术,三妮人小心宽,看到磊子心情沉重,陪伴在身边全心照顾,用心呵护,鼓励磊子有病治病,不要想太多。以前的三妮不知道心疼、不知道关心,看着似乎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现在的三妮打心眼里知道对磊子牵心扯肺,因为三妮知道,夫妻俩是要一起走一辈子的,三妮也有心愿:一个是在城里买房,因为磊子身体不太好,在城里方便些。二是想着挣钱买一辆小车,不需要太贵,这样磊子上下班就不会太冷,不会风吹太阳晒。

三妮也有烦心事,因为当初自己选择跟定磊子,来到团场连队,爸爸一直不同意,不原谅,自己和磊子的女儿都8岁了,即便是一起回伊宁娘家,爸爸得到消息也总是避而不见,为这件事,三妮不知道哭过多少次,她很想爸爸会谅解她,她很想对爸爸说:磊子是把自己当宝贝的人,是值得自己托付终身的男人,自己过得很幸福很快乐。

第七师128团

评论

    @ 2015 最全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最全 作文 范文 文档

    2017-01-17 18:12:11 3 queries. 0.049 seconds. 221.82 KB / 221.87 KB memory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