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青春(第七章)

血色青(第七章)

知秋一叶

决战

————年少轻狂的我们在肆无忌惮的挥霍着青春

早上在街上被那些人羞辱了一番,回到家更是气愤,可还是无济于事。之后我坐在沙发上静下心来,开始筹划着这个复仇计划。首先我必须摸清他的底子,这样不会吃亏。再一个我能肯定他不像是学生,应该是街上的流放的痞子,要搞清楚他的背景……我在心里一点一点想着这个准备计划。

一天无话,第二天下午,我依旧两点半从家里出发,骑着单车在路上。凑巧的是我再次“偶遇”到了她——南溪;而这次不像上次是真正意义上的偶遇,这次有点像守株待兔,而我这只兔子正好被她逮个正着。我不确定她在村口等了多久,但我直觉告诉我,她一定是在等我!

我走上前去,还假模假样的说:“嗨,这么巧,又碰面了!”其实傻子都能看出来人家是静止守候的状态,原以为她会顺着我的话接的,没想到人家张口就直说道:“我是专门等你的。”专门守我这只兔子干吗?因为村口来来回回还有村子里的人,我赶集催着她说边走边聊。我们各自推着自己的单车走在路上,一路上她没有说等我的原因,但一直说着上小学时候发生的有趣事。难道这是在跟我一起怀旧吗?的确,我们第一个母校都在那,自进了中学以来,那些小学同学就断了联系,就算想联系也联系不上,不像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可以留下QQ或者微信号,但那个时候好像我还没有QQ号,偶尔去网吧也是跟着他们打会儿游戏。我对网吧天生有种抵触感,因为我在里面待不了多久就会感到头晕恶心,想必是因为黑网吧的房间空气不流通,抽烟的烟味儿又太浓烈,导致我一直不喜欢去网吧。

从村口到古城学校大概两里路,我们步行的速度已经很缓慢,但二十分钟也绰绰有余。整个聊天过程进行的预约,大概是因为说的都是小学发生故事,我们算是有共勉吧!其中她没有提到古城的事情,不用猜也知道她是有意这样做的,我说过我不是很了解她,她突如其来的想法会令人措手不及,但这样的守候,我有点不自在,似乎觉得身后有双眼睛在盯着你……

回到教室,周娜已经在我的位置上与周诗婧聊着天。走到跟前周诗婧抬头看了看我微微笑,同时示意周娜好像再说“还不起来,凳子的主人来了。”还没等周娜站起来,我立刻回道:“你们聊,你们聊,我正好有点事下楼。”说完就把几本书放在她的桌面上,其实,我哪里有什么事,也就是不想打扰人家姐妹俩聊天。走下楼去,便不由自主的去了老女寝室楼后面的小树林,此时,里面已经有一些无所事事的人,互相打了招呼便坐在一起砍大山。在听猴子(三班的大将,跟我们关系也是很铁)吹牛皮的时,我注意到他说的一个人。赶紧让他重复那个人的名字——麻雷子。之后我询问猴子口中的这个麻雷子长什么样,说完我顿时明白了,昨天羞辱我们的就是他。一脸的麻子,凶煞的眼睛;想想就一肚子火,这个仇非报不可!

猴子因为经常与街上的小混混扯在一起上网,便听别人说起过这个麻雷子,说此人凶狠狡诈,做事从不计后果,在整个镇上是出了名的。跟着他的人也是不计其数,不止外面不上学的混混,就连学校的很多人也都是靠着他。而我这两年怎么不知道他的存在,是自己运气好没碰上还是自己真的是个小人物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想想我们这帮人也不容易,混到这个地位已经是算不错了,手底下也有不少人,但跟外面那些人比起来,我们弱了很多。首先,这是每个混过得人心里的一个不变的局势,只要你在学校里上学,外面随便来两个不知名的混混都能把你吓着,因为你是学生,他们是混混,在学校里抓不住你,但只要你出了学校就该被抓然后就一顿暴打,而且你还不会去报警,就因为——面子。

猴子讲了很多麻雷子的事,大多都是在讲他们是多么多么牛逼,多么多么厉害,还说他要在街上跺一脚,整条街都得晃一晃。我听的直接张口就骂猴子:“你小子别他娘的长他人威锋灭自己士气,我就不信他有这么牛逼!”猴子知道我的脾气,也没有继续在夸那些家伙。我没有把昨天被麻雷子侮辱的事告诉猴子,说了反而更加让他小子崇拜起他们。猴子打架也是把好手,当初要不是疯子的狠劲儿灭了他的锐气,他也不会跟我们在一起。说曹操曹操到,正想着疯子呢,他就和涛子他们一起来了。他见了我就拍拍我肩膀耳语道:“兄弟,放心,我们早晚会报仇的!”疯子的一句话顿时让我感动,因为他比我还忍受不了别人的羞辱,脾气更是火爆,然而这次不是别人,是别人口中传了神的麻雷子,基本能算是二十岁以下的统治者。这块硬骨头,我们一定会去啃,但还是要从长计议……

我们依然在树林里砍大山,树上不时会落两只,也会遭到我们的攻击,好像是在管控着自己地盘不被侵扰。疯子还问我小郝怎么没来,我想着他应该又不知道跑哪鬼混去了。说着说着,林子里陆陆续续进来一些人,有几个人手里拿着水正在喝,好像也是进来乘凉的。其中一个正在喝水的人我一眼便认出,就是上次与大傻打架的那个家伙。不止我认出,涛子也是一眼便认出赶紧跑上前去冲他们嚷:“哎,狗RD.,你们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还敢来这,赶紧滚蛋!”再次被涛子骂一顿,那小子脸上完全变了色,可没等他说话,站在他身边的另一个家伙就回道:“我tm想在哪就在哪,干你鸟事!”没有想到那家伙还敢还嘴,涛子也没功夫跟他们磨嘴皮子,上去就给那家伙一脚,踢的那家伙退了好几步,紧接着涛子身边的人也参与了战斗,对付这五六个人,涛子还是不会吃亏的。涛子打架也算可以,就是打群架就摸不着北,经常打空。这时听见涛子揉着腿在那嗷嗷叫,疯子一边笑一边讽刺着涛子:“你他娘的往哪踢呢,看准了再踢!”敢情涛子又开始找不着北了,一腿踢到树上了,我想力气大的话一定很疼!

正在紧张激烈战斗途中,从西边又跑来十几个人,一看就是一年级的帮手来了。猴子带着自己的人立刻与那些人展开决斗,此时就剩下疯子和我了。疯子转过脸冲我笑着说:“哥们,手痒痒了吧?”我点点头;随即我去帮涛子那边,疯子去帮猴子那边。我俩的参与立刻提高了队伍中的战斗力,我抓住那家伙的肩膀狠狠的往后拽,膝盖正好顶在他后背,那家伙立刻疼的直咧嘴,随后转身就给另一个家伙一脚。涛子见这我一踢一个准,便越打越起劲儿,像只老虎一样嗷嗷叫,打的那些家伙很快招架不住,几分钟下来,那些家伙已经被我们制服,转身看疯子那边情况,比我们这边还早结束,已经开始严刑拷打了。疯子冲我打了OK的手势,意思说自己没受伤,我也回了他OK。

这一战,我们的人只有少数受了点皮外伤,他们反而伤的重了点。涛子骂着揪起那家伙:“小子,挺有种啊!”又是一拳打在那家伙脸上,后来经过审问,这家伙叫李阔,是一年级三班的,前来救援的有个是他表哥叫张齐,是四班的,他俩是三班四班的领头人。他们原本就是想来林子里乘凉,却忘了涛子那天对他的警告,不巧又遇见涛子和我们,这才有了这次战斗。我们也没有太为难他们,骂了几句就赶他们滚蛋了。就在为这次战斗的胜利欢呼时,一个朋友鼻青脸肿的跑来:“快快快去操场,郝子他们……”没等他说完,我们立刻像操场跑去,刚冲出小道儿边上,就看见小郝鹏子他们正在与另一拨人激烈战斗,明显对方人数占优势,足足多了十几个人。见这局势,我们二话没说立刻又投入战斗。可能是战时的激烈,小郝还没看清是谁帮谁,见小郝一人对付俩人,俩人身手都不错,小郝的几个重拳都没打倒他们。我见势飞奔过去给那人背后一脚,那人立刻狠狠摔倒在地。紧接着又来一个人想从我右边袭击,我猛地一个转身,一个低扫腿将那人扫翻在地。站起来后,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我急转身,却看到是小郝,他脸上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还有干了的血迹,眼睛里泪水一直在打转;

哥,你们终于来了,让老弟等的好苦啊!

哈哈,你小子不是号称杀手吗?这就怂了?

随后,我俩并肩作战,几次被围攻都被我俩强强联手给干倒。此时也看不清疯子、涛子、猴子他们在哪个位置,总之打的天昏地暗,身边到处都是袭击者。在奋战过程中,我还在想,我们来救小郝的时候,双方人数大概也持平了,怎么现在感觉不到自己身边的人在哪里。难道在决斗的时候,他们又来了很多人?可不管再多人,我们一点也不胆怯,最终我们以顽强的斗志赢得了这场胜利,但我们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挂了彩,身上有多处外伤淤青。当那些新生看到自己老大被我们打倒后便没胆量再战,陆陆续续都沧荒而逃,就剩下被我们控制住的十几个人,其中他们的老大就在其中。

我们将其带到一旁又是一通的拳打脚踢后才开始审问。特别是小郝对他们是恨的牙根痒痒,原来小郝早早便来到学校,到了班里发现我不在,就去四班找疯子,疯子也不在,他就拉着鹏子几个去操场打篮球,打了半个多小时后在休息的时候,猛地从身后的草丛里蹦出来一群人上来就打,幸亏小郝他们反应快没有被突然袭击,可寡不敌众,就六个人再怎样也敌不过一群人啊!小郝最后想着冲出去找我们,可那些人似乎粘住他一样,死死围着小郝打,小郝最终还是没有逃出去,只有打出一个缺口让一个人逃出去叫人来。小郝凭着自己的狠劲儿干倒小道儿口旁边的两个人,把张华推了出去,自己死死守在那低住那些人的追打。

这次的突然袭击打的小郝他们措手不及,吃了很大的亏,这是一个完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被人袭击,小郝骤然大怒了,左一耳光右一耳光抽打着那个带头的家伙。那个家伙比小郝魁梧很多,但这时也蔫吧了,那么多人都被我们打败了,这恐怕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想想我们也亏的很,我们半个小时内就参与了两场战斗,我的后背一直隐隐作痛,刚才不知挨了多少黑拳。后来经过小郝的严刑拷打,才知道这伙人的目的。此时被小郝揪住的家伙叫王海,是一班二班的领头人,身边一直与他一起奋战的是他铁子,一个叫闫宝才,一个叫王璐,三人也是自小的同学,在小学被称为三剑客。说起三剑客,当年我、疯子和小郝也同样取了这个名字。再看看这仨人,没有一点败将的情绪,还是怒气冲冲的看着我们。没等小郝发火,涛子又上去给那家伙一脚,当时那家伙就直咧嘴的怒不敢言。

为了搞清楚这些新生的目的,我到绕有兴趣的与王海交谈,当然也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属于那种皮笑肉不笑的,另他完全摸不着头脑。当听说小郝他们是被突然袭击的时候我脑海里立刻觉得这是一场有组织的预谋,可又觉得不像。如果我们刚才在小树林那一战却像是偶然碰撞才激起的火花,而小郝这边完全是突袭。随后我蹲在王海面前问道:“你认识不认识一个叫李阔和张齐的?”只见他点点头;紧接着我又问起:“你们来找我们是不是早就预谋好了的?”被我这么一问,他脸上立刻出现一丝疑惑,抬头看看旁边怒火的小郝也若有若无的点点头。可在小树林里也不太像是突袭,难道他们的计划因为某个环节出错反而让我误解成是偶然碰撞?此时我也懒得问起具体小树林情况是怎样的,赶紧问起还有没有其他人也是你们突袭的对象?他这时才开了口,说这是一次联盟,他们这些人都是在两个星期中建立起的独立队伍,也就是说一年级里没有谁真正说了算的人,但分散的队伍却有很多。他们本来是想搞定一年级事物之后再去挑战二年级,可因为与其他队伍战斗的时候,他们突然决定先联盟干掉二年级三年级再说。听到这里我顿时吓了一跳,我为这些新生的勇气吓了一跳,自己家的事还没解决完就想先吃掉我们,还包括三年级。可他们也有点太过于自大,以为凭着自己队伍的实力就能轻易把我们干掉,没想到最后却落个惨烈的结局。如果按照他所说,这次联盟是包括了他们一年级所有的黑暗势力,每一个黑暗势力都将有一个突袭的对象,呵呵,挑中我们,也算他们点背了。再细想,连我们都被列入突袭对象了,那三年级的也不会例外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有什么结局,但我觉得也不会好到哪去,除非突袭成功,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要不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毕竟我们跟三年级的战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之后,我看着他们几个,便有了拉拢之心,因为看着他们也想起我们一年级的时候,也是一样,说不定还没他们好呢,也是三天两头打活被打。曾经也如他们一样,想打进二年级也就是现在高奎那一伙最大的黑暗势力,可始终也没有打进去,就一直停战到现在,期间也会有一些小摩擦和一些小的战斗,但我们都没有出面,而是让底下的人自行解决。看着他们几个也算是个爷们,我便拍了拍王海肩膀道:“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去二楼找我们!”说完我就让小郝他们让开一条道放他们走了。

他们走后,我们就围在一起开始论刚才的战斗,显然忘了身上的伤痛。小郝还在向涛子吹牛皮说“涛子,你们是没看见,在你们没来的时候,哥们一脚一个,打的他们落花流水。哈哈”涛子立刻反驳道:“我们只看见你被一群人围殴,哈哈”他俩还在继续吹嘘着,我立刻想到刚才王海说的话,他们联盟对付的是我们,而我们的人还有一大半都没到呢!随后我赶紧催他们各回各班看看其他兄弟有事没事。

我和小郝鹏子急匆匆的跑回班里,发现他们都在班里嘻皮打闹,然而看到我们吓了一跳。随后小郝便又开始炫耀自己刚才多么的勇猛,吹的是天花乱坠。我便默默的回到座位,班里的人把注意力都放在小郝那边了,因为小郝脸上挂的彩比较明显。我不想被身边的她看到可还是掩藏不住脸上的淤青。这时,颖儿突然离开座位跑了出去,我刚想叫住她,可话到嘴边又止住了。她应该不用猜就知道我们又跟别人打架而生气的离开了。小郝也发现颖儿走了给了我一个无奈的表情。她是对我们无奈加无语,再加上脸上的伤更让她心痛。我也是无法跟她解释,说这次是被他人偷袭,她也不会太信。如果不是碍于脸上的伤不想被更多人看见,我就跑出去看看她,然后跟她解释,可……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铃声便响了。班里渐渐恢复了平静,大家都做着自己的事,而我却问前面的小慧要了一面镜子照看下自己脸上的淤青。幸好没有伤到眼睛,否则就成了熊猫眼了。正当自己轻轻揉着脸部时,她轻轻的对我说:“疼吗?”我赶紧放下镜子笑着道:“不疼不疼,嘿嘿。”不疼是假的,我在心里默默说道;正当心这么想,突然这句话就出现了。

“不疼是假的!哪有受了伤是不疼的,给!”

我抬头看见颖儿一脸即心疼又无奈的站在一旁,同时又看见她放在桌子上的一瓶药水,顿时,心里酸酸的,要不是因为有这么多人在,我指定感动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赶紧擦擦药水,擦完给小郝!”

我跟个犯了错的小孩似的,连忙点点头,其实还想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请不要生气了。”擦完药水,我就扔给了小郝。还别说这药水还挺管用,觉得擦完就不那么疼了,也许这属于心里安慰吧,属于颖儿的莫大关心所觉得的。

铃声已经响了一会儿,按理说老头儿等会就该来了。我赶紧对小郝那边喊:“好了好了,都赶紧回座位,等会儿老师来了。”说完我也赶紧假模假样的看书,可心里一直在犯嘀咕。我们几个脸部的淤青老头肯定会看见,从而他也会知道我们准又打架了。如果这样,那我在老头儿心里的形象完全毁了,亏得我的老班主任沈老师还在老头面前赞扬我,唉,恐怕以后没什么好日子了。

时间渐渐过去,都过去半个小时,也没见老头儿来,我的心才暂时舒缓了。反正早晚都是死,早死晚死都是死,那还是晚死好点。我强烈的祈祷这事不要被老头知道,我心里还是挺希望老头喜欢我的。又过去十多分钟就下课了,因为受了伤,我和小郝都没有下楼。则我又开始照镜子揉揉下巴的淤青,心里还在骂那些小子下手真他娘的重。

在照镜子的时候,她似乎一直在关注着我。听到我嘴里碎碎的念叨,倒还博得她丝丝发笑。这好歹也是同桌,好歹我也为她们做个几次护花使者,我受了伤不关心关心就算了,还傻傻的乐。

“哎,大姐,好笑吗?”

她离开收起笑容,似笑非笑摇摇头:“不好笑。”可说着不好笑,还是忍不住又笑了出来。我被她这样的笑容弄得我也哭笑不得,不过我能看到她笑容的背后其实是想有关心的话对我说,但可能因为某种原因或者性格问题没有说出口而已。紧接着我无奈的说:“不好笑你还笑那么开心,成心的吧?”半会儿,她转开这个话题,问起刚才我嘴里念叨什么呢?我离开撇撇嘴道:“骂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打哪不行,就讨厌别人打我脸,nnd。”随后,她的好奇心打开了,我正好也无聊,就跟他讲了下午那会儿发生的事。她倒听的津津有味,反而我觉得也好奇,还没见过哪个女孩那么喜欢听男孩打架的事儿。

说完之后,她静静的说:“以后别受伤了!”虽然是随口一说,我也就没当一回事,笑着道:“放心,以后绝对把脸保护好,呵呵。”

以后别受伤了!这句话我听了很多遍,应该说这些关心的语言我看了很多遍。在飞的信中,经常会看到她予以我的关心,虽然只是用文字代替,但每次看到后,都能有一个画面感,都能感受到她在我耳边寄下的关心。

第三节课铃声响起,班里一样恢复平静,但始终没看见老头的到来。今天是怎么了?难道学校已然知道我们的事,把老头叫去上政治课了?可以想到一个五六十的老教师被训的场景,老头脸上必然不是很好看……我还是别胡思乱想了,还是祈愿一切安好!

可能同学们都知道老头大概是不会来了,就开始放纵了,一开始只是兮兮的耳语,慢慢变成嘈杂之声。我也懒得管,早已和小慧和周诗婧聊开了。主要话题是她俩围绕着我脸部的伤展开的,说着说着就没边儿了,我也开始胡编乱造,说一年级时的勇猛,说发生在我们班有趣的故事。但我基本说的是事实,只不过偶尔用了夸张的说法而已。在欢笑时,我早已忘记了疼痛,就可着劲儿的唠,主要是有观众倾听,你演讲的动力就大大提升,况且周诗婧又是班里和外班八卦同学嘴里的“班花”。那我演讲的力量又增加了许多,每当看到鹏子在前方一角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时,我不由的笑了。鹏子与我正好坐的是斜对角,他在第一排的第一个座位,我在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座位。他那边附近都是些学习的积极分子,想找个人说话都难,每当看到我们这边,眼里充满了“愤怒”!

我们班大概同学的名字我都叫的出来,因为每天收作业本的时候都会稍微留意下。班里的热闹圈与学习圈大概是这样。鹏子属于竖排的第一座,前三座的除了鹏子都是学习分子。第五座往下有方坤的带领下也是非常热闹。第二竖排第三竖排的所有前三座,基本都是学习积极分子,有副班长王淑云的带领下,她们那边几乎就没有吵闹声,都埋着头也不知道干吗呢!而第三竖排的第四座就是小郝了,他是班里一个最闲不住的人,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在他的渲染下,周围几个座都渐渐被他小子“污染”了。在小郝的后两座也就是第六座就是影儿的位置。她虽然很学习,但同样喜欢热闹,该学习的时候她会认真学习,该放松的时候她也会适当放松下自己。而我就喜欢她这样的性格,不是那么死板。最后倒数两座就是吕威和他的同桌王雪,也是天天说个不停,听小郝说他俩好像在谈恋爱。最后到了我这最后一竖排,第三座是杨军,第五座是文艺委员舒玉珍。爱唱歌的女孩必然性格很开朗,她长的又是那种甜美型的,附近的人都喜欢与她搭茬,就连小郝也经常隔空喊话给她。第六座有数学课代表李海,除了数学很厉害,其他科目也是凑合。第七座第八座就是小慧、周诗婧和我几个了。我们也是热闹的一个圈子,也就是说,全班除了鹏子和王淑云那边,其他的都喜欢一个热闹的氛围。如果用笔勾画下,学习的积极分子是在热闹圈子的包围之中……

接下来的两节课,老头还是没有回到班里。班里依旧热闹非凡,王淑云与孙梅几次警告也无功而返,班里的大部分人是不听她号召的。

放了学,疯子和文海就在二楼楼梯口等我们。疯子说今天不是寻常的一天,要时刻保持警惕,保不齐一年级新生还会不会搞偷袭。疯子的顾虑也不无道理,但至少被我们打败的那两拨人应该不敢再来挑战了,他们已经狠狠的尝到我们的厉害,也不会傻到再尝一次。可王海说过他们几拨的人已经联盟,还有其他人也许也惦记着我们呢。

今天还有一个奇怪的事,疯子跟文海都说下午没有一个老师去教室的。我们去饭堂也没见执勤的老师和政教处的罗汉,这些人都哪去了?我在心里还在想呢,学校在搞什么鬼,再没人出来管管,学校就要闹翻了。

食堂还是一样的嘈杂,还是有插队的现象。我们打完饭有说有笑的走着,感觉背后有双眼睛在盯着我们,我转身一看,原来是下午的败将王海哥仨个。小郝冲他们翻了眼我们就找个位置坐下。屁股刚挨着凳子就看见很多人都往中间那个门口跑,在人群中听见有人喊有打架的。我们立刻端着碗也挤到人群里,走到外面看到门口小树林里黑压压一片,到处都是人,因为里面杂草众多一时看不清他们的脸。前来观看的有很多人,王海他们也在我们对面。想必里面打架的应该不是我们的人,不然早有人跑出来报信了。里面都种着很矮的小树,顶多能长到三米,里面的岔道又很多,所以在里面打架很吃亏,很难展开手脚,只能面对面死掐。

正想走近点看看到底是哪拨人时,围观的人又突然喊:“快看快看,一楼也有!”我们又把视线转移到宿舍楼,刚开始是一楼走廊中也是哀嚎声一片,紧接着二楼、三楼、四楼瞬间人满,再回过头看看小树林里的还在激烈的战斗。

“靠,搞什么鬼,这是大决战吗?”小郝一脸的惊讶加兴奋。看着看着我们的人也陆续都站在我们身边,也都傻了眼。这时有一个哥们跑来说:“操场那边也干起来了,还有鬼屋那边等等”听他们这么一说,整个学校甚至学校外围都乱成一锅粥了,到处都展开了战斗。呵呵,我不由自主的笑了。这样的场面简直是百年不遇,恐怕自建校以来都没有这么疯狂过。

这样的战斗场面令很多人吃惊,不止我们,更多的是那些女生,都看的紧张兮兮的。我还听到有人说这个学校简直太恐怖了,太吓人了。这时,我又觉得不可思议,学校的老师都去哪了?正在我走神时,小郝拉了拉我衣角,挤眉弄眼的让我看另一边。我扎眼一看原来是飞雪和她的同学们也跑出来看了。正当她巡视打架的有没有我们时,我赶紧冲他们喊:“走喽走喽,吃饭喽!”我们一行人就此都转身走向饭堂,余光中看见她看我们的眼神,应该是安心的眼神,因为打架的人没有我们……

等我们吃罢饭走出饭堂后,宿舍楼下已经人山人海,并且还有警车停在一旁,校长、政教处的、各班班主任,几乎所有老师都在其中。我们去的时候,就看见五辆警车已经坐满了人。最后,居然还看见高奎也被警察带进警车。

“什么情况?打死人了?”小郝急咧咧的问道;我赶紧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看样子应该没有死人吧,要不然120的车也来了。在老师的队伍中我扫了一眼,骤然看见了老头,老头还在不断的四处张望,难道是在寻找我们?

“走啦走啦,还看个鸟啊,老头在那呢!”我张罗着他们赶紧离开,小郝还想继续凑热闹道:“老头在哪呢?老头在哪呢?”我上前就敲了下小郝的脑门回道:“眼瞎啊,在那,看到没?别,别看了,老头看见我们了,快跑!”正当我手指老头的时候老头已经发现了我们,我、小郝、鹏子几个立刻撒丫子跑开了。疯子和涛子猴子他们还在那观看呢!

跑到教学楼广场时,广场上已经一排排站了很多人,大概一二百人。里面有很多熟悉的面孔,其中就有大傻那帮人,还有很多都是高奎的人。其他的应该就是一年级新生了,再看另一边,怎么还有他?——谢天昊,难道他也被偷袭了?容不得我多想,广场人太多,还是先到楼上再说吧!

到二楼班门口走道中,我们趴在护栏墙上看老头有没有跟上来。瞅了半天也没见老头回来,我们又把视线转移到那些被罚站的人。他们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淤青,我立刻摸摸自己的脸,多亏了颖儿的药水,已经不是很疼了。我又赶紧拉着小郝急切的问:“快快快,看我脸上还有淤青印不?”小郝瞅了半天没吱声,一下摸了我脸上道:“就这还有一点。”小子摸的我猛地疼了一下,疼的我牙痒痒:“狗rd.别乱碰,没有就好,老头也不会发现。”这时,我才注意到原本平时寂静的一班门口也围满了人,都在看楼下的人。走道中来来回回的人都在讨论着今天发生的事。

“哎,小郝,那谢天昊不是你朋友吗,怎么不去慰问慰问?看看什么情况?”我问道;小郝一脸茫然说:“连他都栽了,还用问吗,跟我们一样被偷袭咯,哈哈。”我赶紧反驳嘲笑道:“狗屁,请你把们字去了,你要搞清楚是你们被偷袭了,要不是我们去救你,你小子还能站在这看戏吗?哈哈。”一说到这,小郝被气的咬牙切齿,嘴里念叨有机会继续揍那些偷袭他的家伙。我立刻止住他的话道:“这几天还是歇了吧,你看都闹成这样了,还敢打,也想坐警车吗?”

渐渐天就黑了,我们伴着上课铃声都回到了教室。而楼下的他们依旧站在那,他们的班主任都在苦口婆心的教育他们,免不了上一场大的政治教育课。我们纷纷回到座位,班里依旧议论纷纷,我赶紧站起来吼道:“都别讨论了,自习!”之所以吼他们是想间接的给那些爱打小报告的人一些警告。让他们最好别多嘴,今天学校发生这么大的事已经是人人皆知,如果谁这个时候打小报告,我们绝对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暂时我希望我的震慑力能起到好的作用。

被我一声大吼后,班里鸦雀无声,都默默的在自习。就连小郝也都很听话的在看书,我好奇的向他那边瞄了一眼。靠,还以为他小子真的在看书呢,感情英语书里面还夹杂着一本《武林外传》。真被小郝的天真给打败了,真给哥哥争脸。

大概过去二十分钟后老头就来了,看到班里静悄悄的也没打扰我们。一直在班里转圈,一直转一直转,转的我头的晕了。明明知道学校发生这么大的事,难道不想对我们说点什么吗?他脸上的焦虑明眼人都看得见,渐渐就有学生开始小声议论纷纷,老头看见了也没有去什么,还是一直转一直转,最后转的小郝也没心思看小说冲我做鬼脸好像又在说:“什么情况?”我也是摇摇头。我哪里知道老头在想什么?还能想些什么?虽然我几个脸上的伤印看不太清楚,但也一定会有其他班学生向学校反应我们下午打架的事。而且又是群架,当时虽然快上课,但还是有少数的人看到,难免会不走漏风声。

随着老头的一转再转,同学们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大,老头终于止住了脚步走上讲台静静的看着我们。我们顿时都闭上了嘴也看着他,只不过我心虚的半看着老头。老头静看一会儿后终于说话了;

“同学们,今天放学后发生在我们学校的重大打架斗殴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看到了吧?我很庆幸没有看到我们班的同学……”

老头语重心长的讲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一边讲一边在作解,告知我们要严格要求自己什么什么的……原来学校今天下午很多老师都不在,是因为学校接到教育局通知参加集体会议,还有各种学校整改的当面通知,只留下几个老师在学校,却没想到会发生如此大的事件。让众多老师领导们都感到不可思议。从老头口中我得知,放了学后的战斗远远比我们看到的还要严重,学校外面也有几场战斗,并且还有街上小混混的参与,学校内也是同样的激烈。这场有预谋有组织的打架是建校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聚众打架事件。总共造成了二十多人住进了医院,六十多人头部破裂缝了针,还有一百多人轻伤,脸部身体外部有不同程度的淤青等等。听到这些个数字,我惊了。原来,当我们走出饭堂的时候,医院的车早已经拉着伤员走了。为了避免外界的议论就没有拉紧急救护笛声,后来据外面传来的消息,住院的人只有三个属于肋骨骨折,其他住院的都是手臂骨折,脚踝骨折等等……

幸好没有人死亡,不然就真的玩大了。导致这个惨烈现象的参与者执行者被依法劳教了一年,具体的组织偷袭的过程,我们不得而知,也不想知道。总之那个家伙还没跟我们交手就已经“挂掉了。”高奎也是被偷袭者之一,也没有造成重大伤害,所以第二天就照常来学校上课了。被罚站的那些人也是被老师狠狠的教育了一番,有的已经给了严重警告……

此次重大事件,引起县教育局市教育局强烈的不满与关注。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一切的一切都安然的睡去。这些日子,恐怕是我们最快乐时光。从来没有觉得学校那么温馨安静过,让我们偶尔觉得是不是在做?(第七章完)

评论

  • 知秋一叶: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5-11-22 14:13

@ 2015 最全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最全 作文 范文 文档

2017-02-20 04:51:11 3 queries. 0.080 seconds. 341.85 KB / 341.9 KB memory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