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婚礼(微小说)

“安,到哪儿了?”

接到小希的电话时,安刚落地长水机场,正在机场里面等待自己的行李箱。

她这次专门从国外赶回来参加小希的婚礼,她俩是高中闺蜜,以前一直说:“咱俩中谁先结婚,那么伴娘必须是另外一个人,不然……”

小希结婚前高中同学聚会,大家都问起安,然后让小希打通了安的电话,每个人争先恐后地跟安说着电话,都有共同的一句话,这次一定要回来回来见见大家。

安回来了,其实她也想回来了,隔着千万里转了两次飞机也一路狂奔而来。而且小希还有一张狠嘴,以前谁都是她的嘴下败将,结婚日子才敲定就给小安打去越洋电话:“安,姐这次可不跟你苦熬了,从此脱离屌丝女士,你必须给我回来,伴娘非你莫属,否则你就打一辈子光棍。”

安在电话一端笑了,她知道小希也是故意激将自己。

这些年虽然跟小希不在同一座城市,但是这一路都是小希陪伴过来的,小希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说话真是一点没变,有时候直接会被她气得跺脚,好歹现在终于有人收了,这也是一件天大好事。

十月的小城似乎迎来了天一般,难不成冷空气也从遥远的西伯利亚赶来,安托着行李箱走出机场,寒气扑面而来,她不禁打了个哆嗦。拦了一辆出租车,一并消失在公路上。透过车窗,看着眼前的一切,小希似乎感觉到一种熟悉的陌生。

八年,离开这座小城已经八年了,她一直想着逃离这里,放下以前的那些,这些年一直在外面漂泊,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如今很多中学同学都结婚了,有的甚至孩子都上学了,而自己还是一个人,远在他乡。人生其实就是这样,有得有失。

安回来的第二天就是小希的婚礼,婚礼当天班上的同学来得很多。小希一直伴随着新娘,在台上的时候,她还是从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他——阿拓,很耀眼,一身军装,板寸的头发,不一般的气质。

那个人好像是阿拓!刚好那一秒他也正在看着小希,两人眼神交汇了,相视笑笑,小希感觉到心里有一丝不平稳,这时司仪说:有请我们的伴娘说话。

安接过话筒还没说话眼泪就流下来了:“今天,我最好的闺蜜结婚了,……”那是感动的眼泪,她看到现在的小希很幸福,那是复杂的泪水,他想起了阿拓。

这时穿军装的男子上前给安第了纸巾,对她说:“你今天很漂亮!”

安接过话:“你也很帅!”

那一瞬间,安也回到了那些年。

当年,他们是高中同学。高中的时候并没有在一起,阿拓毕业后去了部队,而安去了北方的一所大学,两人隔着两千多公里。大三寒假同学会,阿拓突然在聚会上给安表白,原来高中他就一直喜欢安,只是当时阿拓成绩不好,而安一直是班里的前三名,高考也考了班级第一,他一直没勇气表白,觉得自己配不上安。

而现在他终于考上了军校。在部队的这两年,他利用业余时间一直发奋学习,部队手机管得严,他跟外界也很少联系,不知道熬了多少个晚在记英文单词,在学数学函数。终于以他们旅第一名考上了一所重点军校。他想着有一天要跟安表明自己的心意,无论结果怎么样,这一天终于来了。

在同学的撮合下,没过多久俩人很快就走在一起。因为阿拓上的军校,管得很严格,手机都是偷偷地用,白天也很忙,基本晚上11点两人才会发短信打电话,北方的冬天很寒冷,安经常大晚上地跑到楼道跟阿拓打电话,大学几年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多地是两地相隔着通过手机猜测对方的心思。记得有一年节,阿拓留下护校了,安买了大年初三的火车去看他。舍友都在打趣安:“你跟手机谈恋。”

纵使很辛苦,两人还是觉得很幸福,都觉得彼此是陪伴自己走下去的那个人,有时候也会吵吵闹闹,但每一次都不会大伤元气,很快就和好。阿拓一直觉得对安很亏欠,没有更多的时间陪她,男朋友该做的事情自己很多没有做到,所以更多是他迁就着安,吵架的时候他会立马把一切错误扛下来。

四年终于是熬过来了,之前一直约定毕业以后安回到省内,而阿拓两年后也是分配到最初户籍所在地。可是临近毕业,学院有两个出国的名额,面对眼前这样一个机会,安特别想去,所以当时申请了一下。她想着反正也不大有可能,就没跟阿拓说,没想到幸运女神却眷顾了自己,这个名额最终砸中了安。

安把这个消息第一个就告诉阿拓,阿拓很支持。四年的异地恋让他们更学会理解对方,支持对方,电话里阿拓对他说:“安,去吧,我永远不会做你人生路上的绊脚石,不就是两年吗?我等你,你等了我四年,我等你两年,还赚了一个你,值了。”

安当时在电话里就哭了。

大学四年,安在她的城市里更坚强,更独立。她始终觉得,自己必须什么都要学会,什么都要去做,她这辈子选择了军人,而安知道,军人属于国家。他不会每天下班回来后看到他,他可能在大年初二来一个电话就被领导叫走,家里面的一切她自己必须打理好,那个时候安就会想着这些,她觉得这辈子选择了军人,就相当于选择了这样的生活

在她看来那是一种苦涩的幸福,这一生遇见阿拓也值得了。

后来安顺利去了欧洲,去的那天刚好是阿拓假期,阿拓一路把她送到上海虹机场。分别的那一刻,安哭了,阿拓上前去紧紧滴把她搂在怀里:“丫头,哭啥,我等你!”

阿拓走出机场,看着夕阳穿过胸膛,强忍的泪水终于还是流了下来,阿拓也哭了。

两年后,阿拓军校毕业回到了原部队,两道杠的青春开了花,肩上终于扛起了星星,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陆军中尉。安半年后也顺利回来,在一所大学里任职。

经历过的人都不会忘记那次地震,2008年汶川地震,阿拓成了第一批到灾区的子弟兵,他们不分白天黑夜地在灾区第一线上救援,争分夺秒寻找那些被埋在地震中的生命,只为能救更多的人民百姓。四川属于盆地,山高地势陡,在自然灾害面前我们的力量太弱小了,余震还在时不时地发生,阿拓为了救一个小孩,牺牲在一场余震中。

阿拓就是我的排长,他走的时候都没来得及留下一句话。再过半个月休假,他就要订婚了。

在我们连队,排长很优秀,我们都知道他有一个海归女朋友,他俩的爱情故事一直是我们私下的话题,这么些年一直还是飞鸽传书,我曾经鄙视排长:“都21世纪了,怎么还写信?”排长摸摸我的头:“小子,你还不懂。”

安曾经来过我们部队看排长,她算不上特别漂亮,但绝对是我见过最温暖最有气质的女孩,我们都亲切地叫她嫂子,记得当时我们都吵着闹着让排长跟安说说,给我们介绍女朋友。

排长一直把安的大头贴藏在帽子里,休息的时候脱下帽子看,沉醉在幸福里。就在地震的前一个月,我们连队都在为排长出主意,关于他给嫂子求婚,排长一直说:“用我的军功章作求婚信物,这里面有你嫂子的一半。”

那次灾难排长走了,他才27岁。安收到了这个消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当场昏过去。在我们心中早已把她当成了嫂子,我们知道排长在安心中无可代替,队里的兄弟想陪她走过这段路。

我们把排长的东西整理好,在他的日记本里发现了早已写好的三封信,或许这也我们每个军人在选择部队的时候就要准备好的。我把排长的日记、信连同那枚勋章交给了安。

后来,安辞去了工作,跟我们断了连续。这些年我们部队的兄弟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在寻找她,只知道她出国了。

后来,我和排长一样,上了军校,排长和他的故事一直记在我的心里,如今我也成为了一名排长。在婚礼上穿军装的那个人就是我,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太小了,新郎是我表哥,无数的巧合遇在一起。那天是排长走后我第二次见到安,我曾经想替排长照顾她。

那场婚礼过后,我和安一起去看望排长,在阳光的照耀下,排长肩上的陆军中尉军衔闪耀着耀眼的光芒,脸上似乎流露出对安的亏欠,我知道排长这一生欠了安一场婚礼。

安始终没有说话,八年过去了,她一直单身,在外面无数个城市来回跑,现在是一名战地记者,还是做了跟军人有关的职业,拼命地工作,拼命地写稿拍摄。

我知道,排长一直在她心里,或许在里,他俩早已举办了婚礼,我相信安这辈子会遇见跟排长一样好的男人来照顾她。

评论

  • 初晨: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5-11-13 15:16
  • 半暖半夏半倾城: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5-11-14 18:01
  • 聆听岁月: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5-11-14 23:26
  • 1447587716: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5-11-15 19:45
  • 1393308842: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5-11-17 15:22

@ 2015 最全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最全 作文 范文 文档

2017-01-19 09:42:18 3 queries. 0.033 seconds. 234.32 KB / 234.37 KB memory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