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夜

傍晚时分,我在同学家吃饭,同学家离我家不是很远,但是由于我们都很宅,她很少来我家,我也很少去她家。明天是她什么人的婚礼,特意叫我过来玩儿的。饭还没有做好,我和她躺在床上,南方的天,是刺骨的冷,房间里没有暖气,又没有北方那边的炕,只有躺在床上才最舒适。

我们胡乱聊着天,她忽然跟我说她的姐姐杀死了上次来她家玩的同学还有另一对结婚的新人。

我以为这是一句玩笑,笑着说:“你姐不会杀了我吧”

她说:“不好说”她眼神里没有玩笑,认真得可怕。

我看着她的眼睛,感到颤栗,我说:“不行,我现在得回去。”我太害怕了。

她说:“你不能现在走,你如果现在走,她一定会怀疑你知道了她杀人的事情,绝对不过放过你的。”

然而,她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房间,眼睛里充满寒冷,不像南方刺骨的冷,像北方那种生硬的冷,不带任何感情。她走进房间后躺在另一张床上,趴在那儿静默地玩手机,而我却感觉她的眼睛是盯着我的,并且充满杀气。我感觉我若不走,今天一定死在这里了,恐惧占据了我所有的脑细胞,我和同学交换眼神之后说:“我要去上厕所。”同学点点头。

“我也去。”对面床上的女人说话了。我彻底慌乱了,她是不是察觉到我知道她的事情要逃走了,所以设计想要在厕所杀死我,话已经说出口了,我不能临时说我不想去厕所。

我穿着秋衣秋裤,蹑手蹑脚地下床,直打寒颤。就近的卫生间就在卧室后面的那个房间,女孩子喜欢成群结队上厕所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对我造成了一万点的伤害,我很想说卫生间只能容纳一个人你去干什么,但我没那个胆儿,越过那道门,我想我就该死了。我下床的时候,同学在我耳边轻声说:“楼下还有个卫生间,你去那儿。”我会意。

“我去楼下的洗手间了啊,你在这个洗手间吧。”我对杀人狂魔说,然后我飞似的跑下楼,在她们家楼下屋外找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藏身之处。我下楼还不到两分钟,我就感觉到了她们姐妹俩下楼的声音,我想姐姐可能是发现我不是下楼上厕所了吧。姐姐检查了厕所后,发现我不在,恶狠狠地对妹妹也就是我同学说:“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

我想她可能是怀疑妹妹把她杀人的事情说出去了吧,她说话的语气里带着的感觉特别像新婚被通知新郎不见了的痛心感。

“我没跟她说什么,我们就聊聊天。”同学那永远淡定的个性和永远淡定的声音让我抑或异议,既然她知道她姐姐可能杀了我,为什么又要让我去她家,去了又这么苦心积虑地帮我逃走。我躲在屋外的黑墙后面,身上只穿了秋衣秋裤,深秋的夜晚寒冷一阵阵袭来,我静静地躲着,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压得很低。今天的夜格外安静,我害怕这是暴风前的宁静,我听到自己心跳的频率随着她们姐妹俩靠近的频率越来越快。我数着步子,计算着还有多久她们会发现黑墙后面的我,到时候我该如何跟她们解释我躲在这里的原因,脑袋嗡嗡作响,忽然脚步声戛然而止。就听到我同学说:“她可能是呆着不舒服就回去了呗,你非要找她干嘛?”

然后她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频率越来越快。让我心痛的是,姐姐没有回答妹妹的问题,说明她是真的想杀了我,所以干脆不回答。等到我听到上楼的声音,就悄悄从黑墙后面出来,一溜烟头也不回地跑了。我身上只穿着秋衣秋裤,我的手机钱包都在楼上的包包里,但是我不在乎,至少我逃出来了,直到我离那栋房子足够远,直到奔跑让我身上开始热汗淋漓,我都一直不敢回头,我怕我一回头发现她追上来了,那我连奔跑的勇气都没有了,她没有追上来,我连跑带爬地回到家。一开门,家里的中华田园犬便亲热地扑过来舔我的脸,似乎也知道我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劫。

在床上翻来覆去一整个晚上我都想不明白这发生的一切,第二天一大早我决定暂时离家一段时间,去外面避避风头。

我不是一个喜欢带太多行李的人,背了一个书包就离开了。走的时候,天上烟花绚烂,白天放烟花看不出美感,只是漫天的礼花味道倒特别像漫天的战火硝烟。可能是在结婚吧,没敢想太多,便上了大巴车。这是去市中心的车,大概两到三个小时的样子到市中心,说实话,我不知道去市里了该找谁,也没有想好到底在哪里歇脚,我只是单纯地想离开这儿。我在这座城市的中心地段游荡,好像一种流浪。行色匆匆的行人与步履缓慢的我形成鲜明的对比,我坐在公园的石凳上数过往的行人,睡在街道的休息椅上,用传单垫着坐,传单也不是一无是处,在这个城市没有依靠的人普遍都喜欢接传单,一是体现自己对这座城市的尊敬,二是累了的时候拿着坐。

无所事事一天后,夜幕降临,城市的夜空很美,虽然没有星星但是灯火通明。我走进了一家商场,想买点东西再找个地方睡觉。我乘着扶梯还没有到四楼,就听见楼顶上一阵喧闹,人群中有个人大声叫:“杀人啦,大家快跑啊!”我感觉真要命,走哪儿都杀人,但是还是本能地要跑,就在我要决定网那边跑的时候我看见了肖露,放佛找到了一丝依靠,因为我实在是不想一个人。肖露在楼梯间旁边,我想她可能是准备跑楼梯,我跑过去,几十米的距离我却不能快速到达,拥挤而慌乱的人群完全失控了。期间有人摔倒了,我想摔倒的人可能要完蛋了,我管不了那么多,此时的我只想追上肖露,我边跑边喊“肖露,肖露”。

“找肖露干什么?这么多人还不快跑?”肖露没有回应我,但是雅芝看见了我,谢天谢地,这个时候看到熟人就行,我跑过去和雅芝一起跑楼梯。肖露和雅芝和我都不要好,然而在这个时候,要好与否已经不重要了,我想我们彼此都需要一个人呆在身边让我们有勇气跑下去。

跑出商场,还能听到里面的喧闹,幸运的是我们在商场下面碰到了肖露,几个小女生就决定一起逛逛。我很不理解她们对刚刚发生的事情怎么能不闻不问,怎么会不好奇什么人在制造喧闹,怎么在发生喧闹后毫无害怕的感觉还想要继续逛,从商场跑出来的她们除了有些喘粗气之外,没有其他任何感情上的变化。我惊呆了这一切,然后也没有去想这些了,没有想今天的婚礼是不是死了人,没有想同学姐姐那诡秘的眼神,也没有想刚刚商场的杀人事件究竟是什么原因。出了商场就告别这一切吧。

不知道今天是谁的演唱会,体育馆传出来劲爆的音乐,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现代科技,女明星被投影出几十米高的影像,我们抬头还能看见女巨人的脸。

“你看,虽然商场杀了人,但是该逛街的还是逛街,该吃饭的还是吃饭,该跳舞的还是跳舞,该开演唱会的还是开演唱会,这 一切都毫无影响,没有人留意死了谁,也没有人在乎,死了谁这个地球还是要转,死了谁大家的生活还是要过,活着的人或许不适合过渡矫情。”我在心里暗暗这样想着。然后我的面前迎来了一张熟悉的脸,好像是某个校领导,只是记不清具体职位了,应该是某主任、要过马路了主任亲切地走过来拉着我的手,我挣脱了一下,他说:“没关系的。”我怕日后在学校不好混,就没敢太露声色,然而我回头看到肖露她们走在我们后面,距离有点远,我开始有些紧张了,我故意放慢了脚步,领导好像在跟我说话,我完全没有留意他在说什么,我也完全没有心情听他在说什么。只有一种害怕的情愫,等肖露她们过来了,我连忙挣脱主任的手,说“我和肖露她们还有事,我就先走了,说完我就跑到她们身边了。”然后我哭诉着跟她们说:“这老东西走过来就挽住我的手。”

“我见你明明被腕得还很开心啊。”主任恼羞成怒,对我指手画脚。我一阵惶恐,居然被听到了,但是我还是回敬了他:“你活该。”主任失望地摇摇头:“现在的学生哪……”

肖露和雅芝面面相觑,然后我们继续逛着,我很自然地过滤掉了刚刚发生的一切,我想她们也是,这个社会已经给了我们这种强大的心里承受能力。

什么地方又放烟花了,又硝烟弥漫的味道,我放佛看到了战场。

评论

    @ 2015 最全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最全 作文 范文 文档

    2017-02-24 00:52:01 3 queries. 0.061 seconds. 225.79 KB / 225.84 KB memory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