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女人与猫(闪小说)

    女人与猫(闪小说)

    作者 施泽会

    她来深圳已经有4年了。一个人寂寞的时候,她找到了自己的最爱,猫。

    他在微信里,摇呀摇,摇出了她,几次微信联系,他要见她。

    她说,就在公园里见吧,记住…

    10月12日
  • 0问题研究员(闪小说)

    问题研究员(闪小说)

    作者 施泽会

    夜一点,我下班,正往出租屋走。

    刚走进社区胡同,一群人站在街道两旁,中间停有一辆大巴车。

    几个便衣冲上楼道,楼道里稀里哗啦的一片响声。不许动,用手…

    10月10日
  • 0幸福(闪小说)

    幸福(闪小说)

    作者 施泽会

    英儿在深圳打工十多年了,如今已经奔三了,成了当前的剩女。

    英儿的老爸老妈着急,不是托媒人,就是让亲朋好友给英儿找对象。

    英儿一点都不着急,英儿说,有什么…

    10月08日
  • 0黑眼猴子

    嗡……嗡……嗡……凌晨五点四十分新买的小米4手机震动起来,黑眼猴子翻了个身,懒懒的伸出小胖手,按了一下手机随后揉揉眼睛,掀开被子睡眼惺忪的坐了起来,深呼吸发出了一声;嗯……,缓缓劲儿,黑眼猴子小声嘀咕…

    09月25日
  • 0叶婶的故事

    有一天,家住国道旁的叶婶刚吃完早餐,正在家里涮锅洗碗,只听到门外传来一阵紧急刹车和鸡叫的吵杂声,她连忙冲出门外看个究竟,啊,原来是一部小货车撞到了她家的母鸡,那只母鸡浑身是血,躺在车底下已奄奄一息。{…

    09月22日
  • 0愿你能活成你最爱的样子

    愿你能活成你最爱的样子

    去上班的路上,会经过一家书店,名字颇有看破红尘的风味,叫做净安,里面的装饰也很有古典韵味,与书韵结合起来,真是再恰当不过。因为平时喜欢看书,所以常去逛逛,一来二去和店主稍稍…

    09月21日
  • 0悟颖塔的风情

    (1)

    纹云是园林学校三年级的学生,班长,文学社的编辑,校广播站的播音员,可谓学校的活跃分子。虽然感情尚一片空白,但丘比特之箭往往不经意间便穿心。

    双休日,纹云正号召学生做志愿者,系老师找到她…

    09月21日
  • 0观小两口闹离婚有感----

    平水韵(七阳)

    人心易变叹悲凉,恩爱全无对律堂。

    询问皆因纷琐事,多些体谅又何妨。…

    09月15日
  • 0老榆树下

    老榆树下

    一、

    村子里有一棵老榆树,有几辈子的树龄。盛夏的时候,枝头茂盛了,就遮一地浓荫,洒满地清凉。

    日头贴在了西山边,天依然热着。男人们端着饭碗从各自的家里走出来,到老榆树下面,一边乘…

    09月14日
  • 0相遇

    清晨,这座城市有无数人都跟我一样,被一个可爱又烦躁的手机闹钟吵醒,又很不情愿的甩开被子,起床洗漱后,匆匆忙忙的吃了早点就去工作,有时候怕迟到还不吃早点,挤地铁,追公交车,有时候还着急的等公交,心里苦苦…

    09月11日
  • 0【小说】搬家

    刚刚拉开夜的帷帐,村里潜入了无边的寂静里,偶尔的几声虫鸣让村子显得空旷和寂寥,小红躺在床上,能清晰地听到屋外风过树林细碎的沙沙声,湛清的月光凉凉地透过窗户斜照进来,颇有点“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

    09月09日
  • 0泼妇

    人的个性由先天因素和后天因素形成,我一直认为先天因素要占到百分之七十以上,但苏苏毫不犹豫的用事实狠狠的抽了我一个耳光:其实后天因素也可以占到百分之七十以上。

    无聊时总会拉着那么几个狐朋狗友去酒吧喝…

    09月08日
  • 0我的爱你明白(转)

    他曾经是那么地不想要她,曾经待她只是个法律意义上的孩子。虽然受了那么多苦,但她从来都不曾怪过命运,更不曾怪过自己,她想的从来都是要好好疼爸爸。

    认识那个女人的时候,他马上要和心爱的女子结婚了。那女…

    09月08日
  • 0伤心料理

    一名高大的中年男子,停留在门外,笃笃轻敲几声。许久都没传来回音,在这寂寞空虚笼罩下,他稍微咳嗽了一下,摸着并不光洁的胡渣,弯下腰踌躇地把“伤心料理”邀请函塞了进去。

    这里几乎是一个不夜城,在地处偏…

    09月08日
  • 0咸咖啡

    咖啡店里,淡淡的轻音乐从一张桌子跳到另一张桌子上,三三两两的人坐在角落里,说着悄悄话。女孩坐在柜台后,手边放着一杯咖啡,安静的摆弄着手中的拼图

    齐白推开门,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大手一拍,“服务员…

    09月06日
  • 0时光老了,怎么办?

    按下手机,昏昏沉沉睡去了。一觉醒来,都已经五六点了。天都开始暗了,肚子也咕噜噜的。是去食堂吃,还是去小垃圾街上随便买点吃的凑合一下,真是个纠结的问题。

    想归想,还是挣扎着起床,穿衣服,扎了头发,就…

    09月05日
  • 0怜儿的故事

    怜儿是我儿时的伙伴。按辈分我叫她姑姑,可又因为是同龄人,我还是一直叫她怜儿。怜儿的命很苦,小的时候就死了娘。她的大大(因为娇,小时侯管妈叫娘,管爸叫大大。)养了一圈的羊。怜儿放学回家就放羊,顺便还打点…

    09月02日
  • 0无关爱情--------之----------一个人独舞(4)

    无关爱情--------之----------一个人独舞(4)

    草庐寒舍书半残,菊花正盛半池莲。河水潺潺依碧柳,浮生也得半日闲。小桥下,阡陌边,桑麻披绿通云山。犬吠鸡鸣江湖远,牛羊成群在邸前。一望…

    08月31日
  • 0远方的你千万别回头

    这是黄色灯光夹杂油污照射下的湿热街头,巷子永远逼仄。夏天逃跑出房屋的居民拥挤在开阔的地方。

    她说:我给大家表演的是二胡《茉莉花》。她抬高鼻子进行呼吸,而四周鼓掌拍手的大人们在交头接耳或者迅速地伸手…

    08月29日
  • 0原来真的爱你,就要和你厮杀到老

    你问我,我为何不可放开你,为何到了现在还要苦苦纠缠。

    可是,就算痛到极致,我也要拉着你的手一起下地狱。

    那样的女人,那样的美丽。我很笨,也没文化,就只能这样形容她。她就像是一个精灵,毫…

    08月28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

@ 2015 最全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最全 作文 范文 文档

2017-02-20 00:55:07 3 queries. 0.068 seconds. 225.73 KB / 225.77 KB memory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