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来了

生命里,总有一份飘渺看似久远的情,深深地蕴藏时光深处,偶遇,微澜,便会奔腾、涌动。 一如,天来了。

冬天来了,寒冷紧接着就来了。媒体有报道说,这个秋天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日照时间相比往年要少很多。绵绵的,如一个长情的幽怨女子,不分昼,向心的人嘤嘤戚戚倾诉着思情。为了等到一个好天气,一个晚上都不敢拉下的守在电视前,收看天气预报。心中总祈祷明天是阳光灿烂。那些挂在衣柜里缺少阳光照晒的衣被,添了几份薄凉和潮味。一并变味的还有被雨水浸泡的心。

随着天气一天天变凉,本就懒惰的我,为了逃开清冽寒风的揉捏,每天出门首选挤公交。今天是近两个月难得有的好天气。早饭后,匆匆赶往车站。当公交车缓缓爬上面,白花花的阳光纷纷跳进车厢,斑斑驳驳洒在人们的身上。久违阳光的人们脸上漾着惊喜和惬意。“好久没有闻到这么清香的阳光味道了,这温暖的感觉,真好!”一个学生模样的小女孩娇声细语向同伴说。她那故作夸张流淌着青幸福的脸庞,被阳光描绘的更加灿烂。她边说边用力嗅着,好像要把所有的阳光都吸进肺腑。

靠窗而坐的我,慵懒的眯着眼睛,眸光飘落在桥下波光粼粼的河面。水面平静似镜,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只长腿花颈项的儿,跃跃欲试的把长长的脚爪欲立于水波潋滟之上,蓦然,一个趔趄,花容失色的鸟儿惊叫飞出一个弧形,尖叫着冲向云端。我想,这大抵是一个初来乍到的异地之鸟,不识此水非镜吧?要不,谁会拿其性命而试之呢。庆幸,它只是虚惊一场。

河滩上,那一行行灼灼其华的垂柳,翠绿的长发一夜间被呼啸的北风染成了浅黄色。风来了,几枚细长的叶,扑簌簌飘浮在空中,如一只只轻盈而曼妙的蝶。终是冬了,这就叫叶落归根吧!或许很快它们就会选好一隅栖身之所,以陨落的方式,义无反顾投进大地的怀抱。只因它懂得,即使天空再浩瀚和蔚蓝,自己也只是过客,终究做不了一朵飘逸闲散的云。大地,只有大地宽厚的胸膛,才是它真正的归宿。

沿岸的芦苇,早已没了伟岸浩淼和风过唰唰响的天籁声。一场冬雨过后,高绾起洁白柔软丝花的发髻,清瘦的身姿,却显得愈发的亭亭玉立,妖娆弄姿了。芦花似!只有此景,才不会辜负诗人对芦花寄予的款款深情。远处,一二小木船,无精打采停泊在避风的河湾处。先前一直站守在船头,一只只哨兵似的鱼鹰,此刻不知去了哪里。寒风瑟瑟中,蝉声,早已销退在斜塘残荷深处。只是隔着红尘的距离,再难觅,那满池荷绿花红,风生水起的浩荡盛况。

小区周遭,扑面而来的是拔地而起的新建楼宇,轰隆隆的机器声,一刻不止的震弹着脆弱的耳膜。那一日,辗转老城区的旧址,为了顺应城市大建设所需,曾经鼎盛繁荣充满尘世烟火的景象,也不复存在。一间间一处处被挖掘机推到的房舍,到处是残垣断壁,满目疮痍,散发出阵阵浓浓刺鼻的霉尘味。站在漫天弥漫灰尘的土堆前,缕缕酸楚盈满心头,光阴如水,岁月蹉跎,许多人,许多事,只是回眸,便没有踪迹。时光潺潺流淌,带走的不仅仅是岁月年华,还有那些路过的风景;那些渐行渐远的脚步,却再也难回转原地。昨日景致时光殆,物是人非终难忆。

新住小区的对面,几年前还是一片片肥沃的农田,四季富饶。想那时岁月,也是这个季节,我与朋友一起去挖野菜的情景,还在脑海里萦回、阑珊。再涉足,心却寒凉似冰。刚刚收割下稻田,黄褐色的稻杆在寒风下愈加突兀、孤独寂寥,没有麦苗陪伴的田野,更平添了几分孤寂和萧条。一条条蜿蜒跌宕的田间小路,不再是以优雅伸展的形态流向远方,天际。一墙之隔,成了天涯。此端与彼端,从此再也无法重续前缘。此地,已经被水泥砖墙紧紧圈围,这里的明天,一个叫“明日阳光”的小区即将以崭新的面貌面向世人。

总是感觉这个冬天来的足够早上,足够寒冷。亦或是缺少阳光的缘故。翻箱倒柜,找出一件件御冬的衣服,指尖触之,便有了丝丝的暖意,潜意识中感觉这暖还是太过薄浅,如若有足够的阳光炙热,我想,那暖才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温暖。是久违的阳光的暖。

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冬天,雪后天晴,母亲带着我们把院子的积雪,一点点搬挪到院子里那个梧桐树下。熠熠的阳光,越过光秃秃的枝头,扑棱棱滑落在湿漉的地面,只是一会功夫,在阳光炙烤中,袅袅热雾升腾,很快弥漫整个院子,薄似轻纱,柔如软雾。我和姐姐肩并肩靠墙坐着暖融融阳光下,阳光哗啦啦从头顶流淌至面颊,恬淡的时光里,我们聚精会神翻阅着缺了角的小说书。偶尔有几只古灵精怪的麻雀窜进院子,旁若无人的跳来跳去,寻觅食物。这时我和姐姐会想方设法引开母亲的注意力,其中一人偷偷地溜进厨房,从并不是有太多米的米桶里,抓出一些米粒撒在麻雀面前,然后目不转睛欣赏麻雀一枚枚啄起米粒的那一份悠然悠然的神态。突然觉得,它们啄起的不再是平淡的米粒,而是清纯的时光,是踽踽蹒跚的岁月,是一粒粒闪烁激情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的光阴。若偶有被母亲发现,也不用担心母亲会责骂,母亲只是会故作生气,说你们中午都不要吃饭了,省下粮食喂麻雀吧。我和姐姐嫣然一笑,知道母亲只是说说而已。

越来越喜欢回忆。那些沾染岁月沉香的过往,如片片舞蹈在光阴阡陌的雪花,晶莹绵柔。总是会不经意间,触摸到灵魂深处的那凸凹跳动的脉搏;总是有意无意捡拾起那遗失岁月浅滩的足迹,如获珍宝,拥于怀抱。总认为自己是一个足够安静释然的女子,总喜欢把自己置于喧嚣之外,总期盼每一个日子都是风情月意。红尘游走,终是难脱世俗杂念,努力说服自己去做一些修心养性的事。

闲暇时,我喜欢栽花养草,不到三平方的阳台成了我精神的栖息地。对于养花,我并不精通,也可以说是局外人。为此,我从不敢养那些品味高雅精贵的花草,生怕由于自己的疏忽和不经意,让她们死于非命,辜负了她们。曾记得,老公生病的那些日子,那些本是生长在阳台上生机勃勃的花草,因我的冷漠、忽视,一株株命丧黄泉。看着阳台上,一摞摞沾满泥土的花盆,抚摸着花盆里仅存有的枯叶残枝,潸然泪流。伤心难过许久的我,以至于以后的很长的日子里,我都不敢再养花弄草。内疚和心疼,白天黑夜的折磨着我柔软的心。直至搬进新居,心中仍然忐忑的我,才尝试着养几株平常不是娇贵的花草。这几天天气渐渐地变冷,我想是该把那些委身阳台上的花草搬进室内的时候了。于是乎,我花掉所有空闲时间,把每一枚叶上的灰尘用湿布小心擦拭干净。其实就是这看似简单的擦拭,却丝毫来不得半点粗心,稍不闪失,就会叶毁枝折。功夫不负有心人,当这些花草一株株安然落座温暖的室内,整个房间便鲜活生动了,一片生机盎然。我想,数九寒天,若是你扶风踏雪归来,打开房门的瞬间,这满舍的葱绿,裹着淡淡的叶香,兜头盖脸直扑过来,顷刻间,定让你的热血沸腾,那一份久违春天的温暖,便在心中苒苒升腾凝聚,那感觉,是不是恰似刚从冬的境走来……

当晨曦中的霜露还在诗人的丰富想象空间穿行,早起的鸟儿披在洁白的纱巾,敞开嘹亮的嗓门,叫醒懒散的太阳;当最后一抹霞光煮开繁星的睡意,袅袅炊烟在枝头扭动着小蛮腰;当静谧沉睡的树林在晨风中巅峰,裸奔的太阳用银针着装,追捕昨夜朗月下被风拐跑的枝头一枚瞭望的红叶,冬,就这样持主人公护照的悄然亮相。

行走于冬的旷野,天空愈发高远,蔚蓝,刚刚收割过田野,蛇形的突兀小道,以匍匐的形态爬行在蓝天下,夕阳在暮色怀抱甜甜的睡去。依窗临风,数着一个个走远的日子,那些遗落在指缝的时光,就会春暖花开。偶尔心血来潮,拉着学文科的儿子,讨教有关四季的话题。当眉飞色舞的儿子讲的口干舌燥,蓦然看到眯着眼睛的我,喉咙里发出有韵律的呼噜声,睡眼朦胧的我在儿子一句“妈妈,我真是无语!”顿醒,假装一脸无辜的样子,偷笑看着儿子摇头无奈的叹息。

一夜寒风,厚厚的落叶像一床暖暖的棉被,层层叠叠覆盖了绿化带褐色中仅存的几滴绿光。每次路过,忍不住驻足,低首。思绪也被这红、黄掺杂星点深绿的落叶硬生生揪回时光的老宅。光阴流年里,夜来风骤,枝头的瑟瑟发抖的叶在凛冽的的寒风狠狠的抽打下,纷纷逃离不再温暖的枝干,晨曦微露中,我就抱紧冷冰冰的身体,跟随母亲一路颤抖抖的去河岸的柳林扫落叶。虽然,我们来到够早,但远远就听到树林里传出悉悉索索的扫把声,晨雾里那些并不清晰的人影子,朦胧中跳东窜西。看着眼前的叶,我想比起那时的叶,这叶是幸运和幸福的。它们不仅仅幸免灶下化为灰烬的险境,还可以心安理得的以自己喜爱的方式,平静安然依偎着相守一世的爱人的身边,与时光一起慢慢老去。就算化为泥土,那条条蘸着岁月风霜的经络,那缕缕游走在时光陌上的魂魄,依然以葱茏明媚的姿态在光阴岁月里蹁跹。

窗外,灰蒙蒙,雾茫茫,浓稠的雾霭如一堵柔软的屏障,阻隔我远望的目光。是要下雪了吗?一定是!要不了多久,那漫天飞舞的白精灵,就会把世界涂抹一片洁白、晶莹。

评论

  • 心若止水: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12-02 16:38
  • 春暖花开: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12-02 20:34
  • 朵朵情感语录: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12-03 13:22
  • 未来与你: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12-03 21:10
  • 唯舞月下: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12-03 21:43
  • 随心: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12-04 20:41
  • 随心:很喜欢你的文章,但是你的空间签名为什么和另一个作家“蓝洛”一样。哈哈哈哈…
    回复2014-12-07 10:59
  • 随心:回复@随心:突然发现是没有更改,哈哈…
    回复2014-12-07 11:03
  • I BLIEVE:赞…
    回复2015-01-15 22:54

@ 2015 最全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最全 作文 范文 文档

2017-02-20 00:55:02 3 queries. 0.047 seconds. 242.7 KB / 242.74 KB memory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