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乡村小货郎

又见乡村小货郎

前些天,笔者下乡到村参观学习,看见打着汽车喇叭的“货郎”,颇感稀奇。只见“货郎”的带斗车上装着苹果、香蕉、橘子等时令水果,榴莲、龙眼、荔枝等高档水果也能买到,一问价钱,与县城水果超市的价格相差无几。我问货郎,你进这么高档的水果能卖出去吗?货郎笑笑,你看看,农村人的房子造得比城里人要好,袋子里也有钱,连老人家打麻将两块半,都是全开放的。他们舍得给小孩吃,自己也舍得吃。

货郎告诉笔者,他每周要去上饶批发两次水果,然后卖到附近乡村,除了卖水果,也卖一些日用品,刨去油费等损耗,每天挣二三百块钱没问题,我一算:“那你一个月有万把块钱?”货郎回答说,没有那么多,没那么多。我说,我不是税务局的,不管收税的事。他说,我进货的时候卖不了东西,下天路不好走,也不出来卖东西,平均起来只能搞到五六千。听货郎这么一算,他一个人的收入抵得上俩个刚参加工作的公务员呢!

岁月如梭,货郎的经营方式也今非昔比。汽车货郎有车,有驾驶证,还要有一个小型的仓库,比我们小时候见到的扁担货郎强多了。汽车货郎大多年轻,扁担货郎一般是中老年人,汽车货郎油门一踩,四个轮子飞转,扁担货郎靠一双脚板,一根扁担,两只箩筐或两只木屉,走村串巷,起早摸黑,不知道要磨破多少双球鞋。他们用一块铁板,一个铁锤,铁板、铁锤除了能发出招徕顾客的声音,还能切削硬梆梆的米糖。“叮叮壳”、“叮叮壳” 的清脆声音,由远而近,引来了老人和孩子。箩筐里有老人和妇女要的针头线脑,有女子要的花膏,更有孩子们喜欢的米糖。那时候的孩子没有零食吃,肚里没油水,饭又吃不饱,听见“叮叮壳”的声音就会夺门而出,家里废弃的旧鞋、旧牙膏皮都是他们换到米糖的宝贝。

在乡村“货郎”的四轮车边围了一大群人。正在挑选货物的大妈告诉笔者,家里农活多,没时间专门赶集,有了这些走村串乡的货郎就方便多了,在家门口就能买到称心的货物。村民郑富民告诉笔者,和以前的货郎相比,现在的货郎相对专业得多,他们中既有卖肉的、卖菜的、卖鸡蛋的、送奶的,还有逢节日现场加工做菜的,货郎都是附近熟人,货物质量有保证,而且价格低,服务态度也热情,手头紧了还能用粮食兑换。据货郎介绍,他从事这个职业已近十年了。以前是骑自行车,利用农闲贩个菜、卖个瓜,也就是挣个零花钱;现在群众生活水平普遍提高,需求也多样化了,而且大多数村道路都已改成水泥路,就开上了四轮车。根据群众的需求,调整了货物,专门走村串巷,成了专业“货郎”。

据李大婶介绍,由于这些流动“货郎”服务范围比超市大,能有效弥补“超市下乡”在货物供应上出现的空当,颇受群众欢迎。据初步统计,上饶周边县市从事“货郎”职业的有四五百人,活动的范围大多是自己所在乡镇的辖区。做专职货郎挺好的,每天走村串乡,在方便群众的同时,也让自己有了一份不错的收入。乡村货郎给我的最大启示是,在当下这个社会,只要肯勤劳,只要能吃苦,只要看得准,过好日子是没问题的。

评论

    @ 2015 最全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最全 作文 范文 文档

    2017-02-25 23:35:13 3 queries. 0.057 seconds. 191.82 KB / 191.87 KB memory u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