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散文 |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哲理散文 | 英语散文 | 伤感散文 | 网络散文 | 散文欣赏 | 写景散文 | 优美散文 | 情感散文 | 优秀散文

谁是谁的谁

纹一只蓝色的蝴蝶在脚底,去踏春的泥土,那就感觉不到寂寞如花了------题记

举着高脚杯,轻轻地摇晃着杯身,让那一圈一圈的液体来回地晃着,舞池里的男女似乎都纸醉金迷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过21点,舞厅的灯光就显得很微弱,几乎是没开灯的感觉,音乐也暧昧地播放着慢二(国际上的交际舞也有这个称呼?)这样的气氛,谁也不会在乎谁的嘴唇怎样的红艳,哪怕滴血了也没人理睬,霓虹的晕把每个女人都熏得朦胧唯美,透过点点的星光,她看见了那个男人的手正慢慢地往女人腰的上部移,一口猛吞下那个刺激的液体,故意踉跄过他们的身边,装出很淑女地说了声对不起,风一般地飘出了这个鱼目混杂的地方。
若不是自己深爱的“翌”上了这个叫“梦巴”的舞厅而搭上了那个叫“岩雪”的女子,远远地离开了她,她死也不会上这里。人有时候很奇怪,对越厌恶的东西越是想探进去寻个究竟,她来了几个晚上,见了很多暧昧的动作,每一次都借不同的借口坏了别人的好事,她觉得这样很解气很是过瘾,离开的时候牙关总是吱吱地在响。
风轻轻地吹乱了她的秀发,头开始微微地发疼发昏,或许是酒精缘故吧。有时借酒可以壮很多的胆,可是泪却顺着两颊缓缓地无声地滑下。“谁是谁的谁”,隐约中耳边飘过这句歌词,透着丝丝的幽怨。不知从哪传来了几声鸟叫,难道这鸟和我一样孤独?它为何这么无助?
“小姐,和我去开房吗?”后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她侧过脸,一个小她几岁的小男生在叫她,我打扮的像是要去和人开房的样子吗?忽然想起才是初春,而自己却穿着短短的迷你裙,这条裙子是专门为上舞厅上那个可恶的“梦巴”而买的,加上自己脚步有点颠簸,难怪……现在的社会怎么了?还是毛孩子的也这样地恶俗!不禁一阵翻味,嘴里却发出嗲声:“好啊……来啊……”装醉的感觉真好!她心底暗笑,脚下却丝毫也不放慢,进了小区,左转右转,把那个小男生甩在了一个很黑暗的角落,那旁边有一个会唱歌的喷泉。
“谁是谁的谁的谁”,推开房门的时候,她高声地唱着,最好那个不知恬耻的人掉进那个水池更好!恶狠狠地诅咒出这句之后,她扑倒在沙发上了,不愿再睁一下眼了。
“纹一只蓝色的蝴蝶在脚底,去踏春的泥土,那就感觉不到寂寞如花了。”黑暗中她轻声对自己说。

※本文作者:浅丫※

@ 2015 最全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最全 作文 范文 文档

2017-02-22 02:31:25 3 queries. 0.025 seconds. 172.79 KB / 172.84 KB memory usage.